• 浑身上下的管线还连着其他医学设备
  • 发布时间:2016-11-22 16:20 | 来源:hg0088 | 浏览:
  •   侯刚、陆代华、郑元润看到,上半身瘫倒在方向盘上的瞿代明面部表情痛苦,用右手缓缓拍着右脸,似乎想说话,但又表述不清楚。“当时我们以为他是严重的牙痛,缓一下就能好些。”郑元润事后告诉记者。
     
      一位女子递来一瓶水,瞿代明拿着水想拧开喝,整个人却支撑不住,重重地向右侧倒下,卡在中控台和挡杆之前。侯刚、陆代华、郑元润意识到问题严重,这时,已经拨打了120的乘客说,由于下班高峰期交通拥挤,救护车被堵在一公里左右的老车坝处。
     
      事不宜迟,侯刚、陆代华迅速向公司报告,随即和郑元润拦下一辆9路公交车,将车内乘客转送走。随后,他们将瞿代明安顿在车内座位上,由郑元润扶住瞿代明,陆代华在车前疏散其他车辆,侯刚则驾驶瞿代明的公交车紧急驶往达州市中心医院。
     
      “经CT检查,病人系突发脑溢血,左侧基底节区和蛛网膜下腔同时出血,且左瞳孔散大,情况非常紧急。当时病人虽未办理入院,但经医院专家紧急会诊后,决 定立即对其进行开颅手术。所幸手术比较成功,不过病人失血过多,尚未苏醒。”10月31日下午,瞿代明的主治医生向记者介绍了他的病情。10月31日,46岁的瞿代明静静地躺在达州市中心医院重症监护科病床上,口鼻处插着呼吸机软管,浑身上下的管线还连着其他医学设备。他已经重度昏迷了四天四夜。在这之前,他是一位兢兢业业的公交车司机,是同事们口中的“弥勒佛”、一个五口之家的顶梁柱。
     
      当天下午,在达州市区驾驶一辆16路公交车的他突发脑溢血,凭着最后一点意识,他将公交车平安驶到公交站台停稳,确保了全车50多名乘客的安全,而自己则瘫倒在方向盘上。
     
      这场变故始于10月27日。
     
      10月27日下午5点50分左右,瞿代明开着满载50多位乘客的16路公交车,从高家坝驶往达州火车站。正值下班高峰期,他的车经过达州北客站,前往下 一个站点凤翎关站,连接这两个站点的是一段坡度较大的上坡路。这时,站在车内靠前位置的乘客杨军俊发现,瞿代明脸上大汗淋漓,手臂看上去乏力,车速明显放 缓,但他仍牢牢地操控方向盘。绕过前方的大货车后,瞿代明奋力把身体稳住,把住方向盘,让车缓缓前行。但他的状况显然越来越不好,有几次差点从驾驶座栽到 方向盘上,不过手始终死死把住方向盘。
     
      又前行了200米左右,瞿代明吃力地把公交车靠边,刹住,稳稳地将车停在凤翎关站。随即,他挣扎着用力拉起手刹,然后瘫倒在方向盘上。
     
      这时,车内其他乘客也察觉到异样,有的问司机是不是车子出问题了,有的关心司机是不是生病了,还有的忙着打急救电话……一位约十多岁的女孩从自己挎包里拿出矿泉水递给瞿代明,但他没有反应,看上去已经意识不清。
     
      乘客同事路人纷纷伸援手
     
      送医确诊为脑溢血紧急手术
     
      “这是老瞿的车,怎么到站这么久不走?他趴在方向盘上没有动,会不会有什么事?”事发时,正在该站台候车的瞿代明的同事侯刚、陆代华登上车,用手轻轻摇了摇瞿代明。
     
      与此同时,从车前人行道上经过的出租车司机郑元润也注意到了这辆公交车的异常,他看到该车车门频繁地开、关,却不向前开,车内乘客看上去比较慌乱,而车 后另几辆公交车和其他车辆也被堵住。郑元润意识到可能是公交车驾驶员出事了,一向爱做好事的他便登上公交车,打算帮着做点什么。
  • 相关内容
  • Copyright 2015-2016 宁夏新闻网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 |